麻辣点评中外设计院千差万别做派(之一)
同济大学 范宜昌2015-02-13
分享到:

前言:大型商业地产项目开发各个环节中,设计是决定项目未来成败关键的环节之一。据赢商网2014年11月18日《看凯里森、RTKL、贝诺、捷得如何垄断高端商业设计》一文,回顾了这几家外资设计事务所自20年前进入中国大陆市场开拓业务以来,特别是在刚刚过去的中国商业地产发展的黄金10年这四家外资建筑设计事务所凯里森、RTKL(也有出现中文译名:阿铁凯尔)、贝诺、捷德建筑设计事务所几乎包揽了所有国内高端购物中心的主创设计,从“卖脸”到“实实在在一起走”,们和自己的中国“学徒”经历了一段曲折路径。特别是在过去十年这个大型商业地产项目井喷的年代里,全国大型商业房地产项目建成投入营业的总规模达5.7亿平方米,光大型购物中心从原来不足300家猛增到2013年底3400多家,据有关方面透露,到2015年底将达到4700家,大型商业地产总体规模迅速扩大。尽管本人不一定十分同意该文标题,因为从绝对数量来说也许这几家建筑设计事务所设计的项目不算多,这四家外资建筑设计事务所—凯里森、RTKL(也有出现中文译名:阿铁凯尔)、贝诺、捷德建筑设计事务所这十年来设计的项目占这3400个购物中心中的百分比不会很大,也许不到总数的百分之十,但由于他们设计的这些项目代表了“高端商业项目的设计”,如位于上海的所有高端的购物中心如恒隆广场、港汇广场、国金中心、环贸广场、西郊百联、正大广场等销售和利润名列前茅的大型购物中心或商业综合体无一例外出自这几家建筑设计事务所的设计师之手。虽然我认为称不上垄断,但他们在与国内众多设计院竞争承揽大型商业地产设计项目时,尽管他们的设计费取费是国内设计院取费单价的四倍甚至五倍,但重大商业项目的开发商们还是争相出高价将他们的项目交由这些明星设计院设计。自从这几家设计院20年前初入中国市场以来一直到今天,这样的局面一直没有改变过。另外,为了确保中国广大设计院徒弟们能够向这些境外设计院学习大型商业地产项目设计的知识技能,我国的建筑法规还规定了这些外资设计院无法获得施工图设计资质,他们设计中国境内的大型商业项目还必须有一家当地设计院为其配套设计施工图,所以商业地产开发商必须当冤大头,除了给这些境外设计院支付高昂的建筑方案(后来包括建筑扩初)的设计费以外,还需要给当地设计院支付配套施工图设计费,其单价也不亚于境内设计院独立完成项目全过程设计的设计费。这个规定一直实施了20年,直到去年建设部才开始允许境外设计院承担全过程建设工程的设计任务。在上海,几家排名靠前的设计院无论是国有的还是民营的无一例外都有长期与这几家外资设计院的合作设计商业地产项目的经历。但可悲的是20年过去了,这些从规模来说排名靠前的这几家设计院,我还没有见到成长出大师级商业地产设计人物的,没有那一家设计院的身价可以涨到与这几家国外设计院同价竞争大型商业地产设计任务的。放眼全国,跟这几个外资设计院合作设计大型商业地产项目的设计院在全国不计其数,我也没有见到成长出大师级商业地产设计人物的,也没有一家设计院身价可以涨到与这几家国外设计院同价竞争大型商业地产设计任务的。为什么这些中国的“徒弟”学了20年了都不出师呢?为什么“长江后浪推前浪”和“青出于蓝胜于蓝”的这些放之四海而皆准的道理到了大型商业地产设计领域就不灵了呢?

中外设计院的不同点:我是从1998年应聘担任法国家乐福中国华东区工程部经理开始投身于大型商业地产项目开发管理和咨询行业的,我本人十七年在商业地产开发项目管理领域同上述几家境外设计事务所和许多国内大中型国有和民营设计院设计师合作经历告诉有如下不同:

1. 设计师的使命感不同:我本人过去同上述四家设计所均有在大型商业地产开发项目上合作过,这几家境外设计所的设计师无论是外籍员工还是本土员工都是以做活做好这个项目为使命的,我无论是作为甲方代表也好还是作为甲方聘用的商业地产专家也好,对他们的大型商业地产项目设计图纸整体或任何部位提出有利于商业使用价值挖掘或改善未来入驻商家运行条件的意见建议均被马上接受,这些设计师不厌其烦、自发自动研究优化并且在图上修改到位,我从来没有听到过他们抱怨过,他们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是“设计好甲方的项目是我们的使命”;反观我合作过的许多我们本土设计院的设计师,对他们的大型商业地产项目设计图纸整体或任何部位提出有利于商业使用价值挖掘或改善未来入驻商家运行条件的意见建议,他们的反应一是“搬规范”,把消防规范和建筑、结构规范搬出来来支持他们这样原设计的正当性和不容修改性;二是“要加班”,稍有一丁点部位需要修改,哪怕需要修改的部位是由于设计师本身的设计错误需要改正也拖着不动手,要甲方发文来再改,然后拿着这些甲方发的文索要“加班费或叫修改费”;三是“逼就范”,如甲方不答应增加修改费就是拖时间不落实修改,该到出图交资料时刻不交图,用拖延时间来逼甲方就范。2008年,我在英国皇家特许建造学会举办的《上海国际建设工程项目管理研修班》上做《大型商业地产项目开发战略规划和战略管理》讲座中讲到大型零售型商业地产项目设计阶段的项目管理重点是在设计中要落实满足商业项目整体的运行需求、主要商家运行物业技术条件需求和顾客对大型商业场所体验性需求的问题,听课的学员中有一位来自于上海一家著名设计院的设计师在课堂上发言说:“按照范老师说的去做设计对于挖掘项目的使用价值是对的,但按照范老师说的去做是赚不到钱的,商业地产项目设计我们越不用心去做,钱赚得越多,我们通常一个商业项目合同设计费600万,到结算总金额不会少于翻一番1200万的,我们的策略是一快、二慢、三签证,一快就是出竞标方案效果图要快,加上我们院大名气响,先把设计项目揽到手;二慢就是建筑方案设计过程或扩初设计过程要慢,绝大部分甲方没有大型商业项目开发经验,给他图纸他也无法评判对与不对、好与不好,我们预测到甲方会不断提出修改要求的,所以在建筑方案阶段安排一个设计师慢慢与甲方磨,过一段时间甲方找到了一点感觉了或去参观了一个什么项目了,跑过来要改了,他提出要改了那我就说我们80%图纸已经深化了,要发文甲方就发文了。过一阵子,甲方请了一个什么专家来一次,又跑过来要改了,他提出要改了那我就说我们80%图纸已经深化了,要发文甲方就发文了,这样来来回回,有的建筑方案做了一年或更长,甲方发的文就有一大堆了,其实整个这段时间我们没有多少成本的,仅仅有一两个设计师慢慢与甲方磨;然后就是在分阶段交图之前拿着这些甲方发的文索要签证费,这就是三签证,这样的策略屡试不爽”。前面说,外方设计师的使命是“设计好甲方的项目是我们的使命”,我们国内设计师中盛行的“一快、二慢、三签证”的策略来看他们的使命感是“以多赚设计费为他们的使命的”

2. 设计师着力点不同:外籍设计院的设计师在做大型综合体项目总平面规划设计物业布局时一般都要做仔细的研究,把各类不同物业的性质和使用需求做细致考量,把人群容易接近的热闹的边和角布局零售商业物业,把清净一点的边和角布局需要安静的宾馆或公寓等物业,在布置道路、车道、交通动线是考虑分流和避免相互干扰等因素使项目上各类不同物业各得其所。我所经历过的不少境内(包括一些挂着中外合资设计院牌子)设计院设计师在做大型综合体项目总平面规划设计物业布局时一般都不做仔细的研究的,将近二十年以来,我看到过许多国内设计师是这样设计大型综合体项目的:“摊开平面排排座、塔楼中间插蜡烛、商场裙房裹脚布、上下动线迷了路、配套设施胡乱布、运行需求全不顾、外表看看真漂亮、商家进去没活路”。我在这个商业地产开发领域从业十七年以来,我亲眼看到数十个这样的项目(有几个项目所处的商圈位置极佳)就这样做死了。所以,我观察到这些外籍设计院的设计师(包括受雇于外籍设计院的本土设计师)他们的着力点是把项目做得有用,而许多本土设计院的设计师的着力点是少花劳动快点设计完拿钱;

3. 设计师的创造能力不同:随着计算机技术进步,电脑的软件功能越来越强大,把许多建筑设计中的复杂劳动简单化了,几何到了无所不能的境地。尽管现在IT科技发达,但在建筑设计领域,我所合作过的上述这几家外籍商业地产设计院的主创设计师就是不开窍,迄今为止在做概念设计(Concept Design)过程中坚持手工画图,手工画总平面图、手工画景观图、手工画建筑平面图、手工画内景透视图、手工画整体效果图,甚至在做建筑装修设计中画好每条走廊、中庭天花、设备末端处理大量的手工画的透视图和详图。而反观我们国内设计院做大型商业地产项目设计任何阶段的设计手工画图已经绝种了,有了电脑使用到设计中去以来,我真的没有见到过国内设计院的设计师再用手工去画图了。关于问到为什么这些外国设计师坚持用手画概念图的问题,美国捷德的一位设计师给了我答案:“尽管手工画图需要耗费大量时间和精力,但是请各位想一下,手工画图过程中人的脑子是在思考的,这根线到那根线之间的相邻关系、画建筑构造时候脑子里有立体的画面的,画景观图的时候种的树、种的草、安置的小品脑子里是有画面感的,设计师心里在编故事然后来通过画笔将这些故事表现出来,这是一种创造活动,在手工画商家布局是就会联想到这些商家运行时候是什么样子,在画装修透视图时,脑子里要想象这装修面层里面还有管线、设备末端出口、预埋设备等等都需要处理,脑子里有了施工工序和施工工艺的要求以及实现这些要求的可行性,因而画出来的图实施可行性就大了,总之,设计师在手画这些图纸的过程中已经想象了这部分图纸变成建筑物后的构造、形状、需要几道工序把它做出来、做好成品以后的视觉效果和未来被投入使用后的情景。而通过电脑画这类图时,实际上操作电脑的设计师只是找类似的图片把它黏贴上去,脑子里不可能存在这类想象这部分图纸变成建筑物后的构造、形状、效果和被使用后的情景思维活动,所以本质上说电脑画图是抄图,不是真正意义上的画图,设计师没有身临其境和感同身受的感觉,那你就看不见这个建筑物或这部分物业使用的需求是怎样的了。这就是我们坚持到今天概念设计手工画图的原因”。当然,我也感觉到他们坚持手工画图还一个重要原因就是让设计师的这门手艺传承下去,而在我们中国不光这门技艺可能会失传,我们中国设计师们的创造性思维的能力将会退化进入集体低智商时代。在建筑和结构设计严重依赖电脑画图的今天,设计师脑子里不进行思维活动设计导致了出现许多常识性的设计错误,严重损害了建筑物的使用价值,最最常见的是梁高断面影响商业使用而没有人发觉。在安徽宣城一个商业项目上把自动扶梯安装好以后梯段中间通行高度尽管大部分身高的人通行自如但不达标差十公分技监局不发证,结果请混凝土切割专业施工队把梁底切割了十公分后重新加固;在河南开封一个大型商业项目上5.5米层高的商场内有一大片约3000平方米的位置梁底到地面净高只有2.7米,安装管线和设备以后人都要弯腰通过了,如何做商场?最近十几年以来,建筑结构方面的和机电设备方面的出现此类案例数不胜数,只有等房子造好了,商家进场装修了,大量问题暴露出来了,原因一查,全部都是电脑代替人脑后造成的,因为,结构建模梁高和设备布置全部是电脑自行确定而不是依照使用要求通过人工计算来确定的,而且,审图单位也是这样审的,至于这部分商场空间实际使用需求与设计师没有半毛钱的关系,我们的电脑设计高手压根就没有想过还有使用要求这回事。笔者管理商业地产开发和后来做商业地产开发咨询以来,耗费了大量精力来与这些设计师沟通这类纠错事情,但奇怪的是指出这类低级错误以后,我们的设计师并不认为这是他们的错,需要修改先叫甲方发文加钱,因为这些图纸出图前这样设计已经由甲方发文确认过的。所以,据我观察,境外设计师坚持手工画图,他们的创造性没减,面对各种各样的使用需求,他们用人脑去思考和创造来满足这样的需求;而我们境内设计师严重依赖电脑,商业建筑工程设计中的创造性逐步丧失,正如日本著名的管理大师大前研一所说的“群体弱智的蔓延”,中国的商业地产建筑工程设计师率先进入了大前研一所描述的“低智商社会”;

4. 设计师的领导们工作也不同:笔者在过去十七年的商业地产开发管理和咨询从业过程中,不仅有幸与上述几家国际明星级商业地产设计院的设计师们沟通合作,还有幸与凯里森中国总经理、RTKL中国总经理、捷德首席合伙人和中国总代表等上述几家国际明星级商业地产设计院的高管共同参加过有关商业地产项目设计会议,他们每一个人都是设计师出身,对他们团队设计的每一个项目都如数家珍,对我们提到的项目每一个部分对使用方面有任何问题如何改进,我见到过他们中每一个人都带着蜡壳纸和笔,优化修改的样图立即画出来的,而且是画了几种方案供甲方顾问比对选择,一旦选定,第二天我邮箱里就收到了他们修改过的CAD图纸了,用他们的话说,他们的职务可以升迁,从绘图员、到建筑师、到合伙人再到区域总经理、再到负责某个国家业务的总经理层面,但唯一不变的身份是建筑设计师,所以随时随地可以拿起纸和笔就画图,所以他们可以有这些职务抬头,但实际的工作还在设计,还是设计师,只不过从自己负责画一个项目的图到同时指导许多设计师画许多项目的图而已。我也问了凯里森中国负责人管理这么多项目还要自己画图,那有时间去公关接任务?得到的回答是我们把项目做好了,品牌做出来了,开发商上门来的任务来不及做,有必要出去公关揽的。反观我们中国设计师的领导们,无论是民营的设计院还是国有的设计院,在我过去十七年从事大型商业房地产开发项目管理和咨询生涯中与数十家全国各地设计院合作工作过程中没有什么机会受到过院长的接见,更没有机会碰到过院长拿了纸和笔和我讨论优化设计图纸之类的事情了,不要说院长了,就是偶尔遇到参加项目设计方案汇报会的设计院中层干部所长身上也不带纸和笔的,就是每次汇报建筑方案碰面的设计院的项目经理许多人只带个超级本电脑,也没有带纸和笔的,所以从院长、所长、项目经理叠床架屋这三个层面构成了中国设计院的领导架构,我几没有见到他们讨论到某个部位的使用问题或优化问题能够拿出笔和纸来马上给你画出优化方案的,他们主要的时间和精力就是用于公关接任务的。所以,从项目经理开始到设计所的所长再到设计院的院长,他们已经不再是设计师了,职务越高,脱离设计的时间就越长,他们的主要工作是公关接任务,所以在房地产行业会议、干部学院的官商学习班、凡是跟建筑房地产相关的活动场所总能见到他们的身影,浙江有一家设计院总建筑师,有项目问题我晚上八点钟电话打过去,我试过几次,没有一次是神志清楚地回答我的问题的,问他的学生,学生总是回答老师在应酬。所以我明白了,国外设计院的领导无论当领导多少年,他们还是设计师,而我们的设计院从项目经理、所长、院长的领导们从他们当上项目经理开始就不再是设计师了,他们的主要工作是公关接任务了,随着时间推移,他们离建筑设计业务渐行渐远,有的人就此变成了酒囊饭桶了; 

5. 中外设计院拥有的主要资产也不同。对于那几家在商业地产设计领域出名的境外设计院来说,从认识他们开始十几年以来,他们领导从来没有炫耀过自家拥有过什么办公大楼、什么规模啦、什么其他一些在我们看来值得炫耀的资产,但是,在去年一次我同凯里森中国区总经理同桌会议上,他却如数家珍地列举了在国内曾经做过的项目名称和在他手下可以调动的跟这些世界著名项目相联系的主创设计师的名字,他说这些成功项目带来的无形资产和这批设计师是他们公司最最宝贵的资产。而在仅有的机会同国内某个设计院的领导相遇时候,他们也提到同这些外资设计院合作过的项目,但他们没有自己的著名项目的著名设计师作为他们的资产,他们的主要资产到现在还是建设部颁发的那张设计资质证书,有的设计院拥有办公楼等资产,商业地产井喷式发展十年过去了,他们也参与设计过许多大型商业地产项目,但他们没有拥有成功项目带来的无形资产和与这批成功项目相关的设计师作为他们的资产,他们的资产还是除了资质证书还有可能增加了新的办公楼以外就没有什么了,所以中外设计院拥有的主要资产也不同。

 


分类:默认分类
标签:中外设计院,捷德建筑设计事务所
本文系赢商网《大家专栏》首发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范宜昌先生自2010年5月至今任职同济大学复杂工程管理研究院高级研究员、同济大学上海科瑞真诚有限公司建设项目管理专家组成员、上海范宜昌投资咨询有限公司总裁、上海凯宜良行商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执行董事。此前任职百联集团购物中心发展有限公司建设工程技术和投资顾问、联华超市股份有限公司建设工程投资管理委员会委员、上海世纪联华超市发展有限公司工程资产总监等。